天天故事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感日志 > 正文内容

日拔�短篇小说

来源:天天故事网   时间: 2020-11-17

他名叫黄金贵,外号日拔�_。日拔�_这个外号,是陕西关中地方专门送给那些什么事情办不好,干啥都砸锅,喝凉水塞牙缝,放屁砸了脚后跟的人。黄金贵不仅名至实归,完全符合这个外号,仔细想起来,就连其中的每一个字都和他有关系,而且很贴切,像量身定做。

先说这“日”字。这是当地的骂人话。日拔�_虽然并不经常这样日娘带老地骂人,就算骂也是在背后骂,偷偷骂,但他却经常这样被人劈头盖脸地当面骂。所以,他总摆脱不了这个字。

再说“拔”字。日拔�_上了六年小学,一直没有搞清楚一个成语叫揠苗助长。他不明白为什么是压苗助长而不是拔苗助长?有一天,在村里见到一个两三岁的小娃,他也像其他大人一样,提着娃的脑袋“拔萝卜”。别人咋拔都没事,偏偏到了他这里就出事了,把娃脖子拔脱臼了,差点要了命!他因此也被人追着打,回家被父母打,差点打死!后来,他再也不敢拔娃,只好到麦地里、玉米地里,把人家的庄稼提着脖子拔,听到发出“咯”地一声才住手。

最后说“�_”字,和他更有关系。这字有点生僻,需要解释一下。�_读chua,字典上只有一个�H字,没有同音字。�H的意思被解释为象声词,形容一个很快的动作发出的声音。但是,在我们这里民间,�_不仅是象声词,也是动词。举例说明,日拔�H看见一只野兔匍匐在地里,就蹑手蹑脚地往跟前走,想逮住它。可是,那兔子“�H”的一声就窜出去了。这算是相声词。日拔�H!日拔�H!一群孩子看见他没逮住兔子,就惋惜地大喊起来。有的大人也乘机奚落他,说你能干啥?你能�H!这“你能�_”中的�_字,便是动词谓语。

其实,日拔�H连�H这个动作也做不好。这�H是一个特定的动作,有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含义,就是南方人说的打飞机。当然,还有相近的含义。比如,村里人放狗逮兔子,一次逮几十只兔子。兔子肉不值钱,皮能卖个好价钱。他们问日拔�H,说你想吃兔正规癫痫医院是哪家子肉么?日拔�H说,想吃。逮兔的人就说,那好,你帮我们把兔子皮�H了,给你肉。日拔�H就欢天喜地帮人家剥皮。

在行的人,剥兔子皮的办法叫“�H”,就是先由兔子的嘴边剥开一个洞,然后像脱毛衣那样,扒拉下来,让赤裸的兔子钻个洞出来,皮是皮,肉是肉,各自完美。可是。日拔�H是外行,也没脑子,用刀子在上面乱划拉,自己的手指割破了不说,还把兔子皮划破几个洞。这皮就作废了,卖不上价钱。逮兔子的人气得不行,说,人都说你能�H,我看你连�H都不会。说着,一脚踢在日拔�H的屁股上,日拔�H冷不防,栽了个狗吃屎。

没吃着兔子肉,还被打了一顿,日拔�H的声望从此跌倒了谷底,连一个“�H”字都不配了。但是,好在这个“�H”也不是什么高雅或者人见人爱的动作。再举例说明,乡长被免了官职,村里的人都说他官被“�H”了。日拔�H本来是长辈,却被村里几个年轻人叫老哥,人都说,那是“�H”了一辈。日拔�_的帽子,他从此就戴稳了。

日拔�H的大名黄金贵是他的父母起的。生下儿子以后,二老商量了几宿,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姓黄简直是白姓了,口袋里没有黄的,连白的都不曾有,太穷了,一定要让儿子有出息,既有家财万贯,又能达官显贵。一个晚上,推敲来,推敲去,把星星月亮都敲落了,终于有了黄金贵这个响亮而富贵的名字。

但是,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,自从日拔�H这个名字被叫出来之后,慢慢地大家都不叫他真名了,逐渐忘记了黄金贵是谁,就连他自己也犹豫和糊涂了。多少年后,如果有人突然在他面前喊黄金贵,他会东张西望,看看是不是有别人会答应。如果没有人答应,他会低声地说:哎!往往是等他答应的时候,喊名字的人已经擦肩而过,人家真的是喊别人呢。日拔�H就很尴尬地给自己找个台阶下:哎,哎,山沟沟里啊,出太阳啊!他也就唱这一句,赶紧收场。

村里同姓的一个人叫黄吊娃,是个暴发户成都专业癫痫医院。原来什么都都没有,睡觉光球打得炕响,走路骨头都响,和自己的破自行车一样。后来,他开了个黑作坊造假药,生意火了,有钱了,开了宝马,骨头也不响,车也不响,又花钱贿选了一个村长,有钱又有势。他给自己的头胎儿子起了一个名字,叫黄金富。后来,又生了一个儿子,请人起名字。那时候,黄金贵的名字已经像埋在地下的文物,无人知晓。阴阳先生在黄吊娃手心里写了“黄金贵”三个字,并且说先富后贵,富贵相连,子子孙孙,荣华不尽,绵延不绝。黄吊娃满心欢喜。可是,报户口的时候,被告知村里还有一个叫黄金贵的,建议他最好另起一个名字,不要重了。他也才想起日把�_的名字似乎叫黄金贵。他又问阴阳先生,先生在他手心写了四个字:贵在独占。

他找到日拔�H,说,我以为你生下来就叫日拔�H呢,原来你还有黄金贵这么个名字。这名字虽然好,但是对你来说,闲放着也没啥屁用。黄吊娃的这一番话,让日拔�H云里雾里,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就说,村长你直说吧,我听不懂,我这人笨,你不是不知道。黄吊娃说,现在就讲个资源利用,你看你,几十年了,把“黄金贵”这么好的的资源闲置着,都发霉了,岂不可惜,还是让出来吧,我给你5元钱,我的二儿子出世了,还没上户口,正等着用“黄金贵”这个名字呢。

日拔�H说,我这个名字,是我爹和我娘起的,你想要,问我爹我娘要去。黄吊娃听了,脸一沉,说你这人咋这么说话呢?你爹娘都见了阎王了,叫我问你那二老要,岂不是咒我死么?我告诉你,我黄某人就是看上你这名字了。不要说你一个名字,谁家的婆娘女子,只要我看上,想方设法都要把她睡了。黄金贵这名字,我用定了,给你一天时间考虑,识相点,不要到时候名字不保,钱也没有。

黄吊娃走了。日拔�H看着家徒四壁的屋子,失声痛哭。父母亲死后,他就没有了好日子。他太笨了。养的猪得了猪瘟,他把死猪仍在地里被村民骂,说这一定是日拔�H干的。养的鸡得了鸡瘟,他把死鸡仍桂林癫痫病专科医院在路上,被干部骂,说这也一定是日拔�H干的。种的玉米,因为是假种子,到秋天颗粒无收。父母在世的时候订的媳妇,也变了心,退了婚。为了吃饭,他把家里的大立柜卖了,沙发卖了,父亲的破自行车也卖了。现在,竟然连自己的名字也保不住了,要5元钱卖给人,真是无能啊。

日拔�H的哭声惊动了邻居的毛头小子。他初中毕业就在社会上混了,爱上网,爱打游戏,听了日拔�H的哭诉,就说,哥,我有个办法,我帮你把“黄金贵”在网上注册,这个名字就永远是你的了,别人要用,就得给你付钱呢。日拔�H说,兄弟,那得花多少钱啊?毛头小子说,不贵,就1元钱。日拔�H就看着他在村里网吧的电脑上噼里啪啦敲了几下,就说是“黄金贵”这个域名已经注册了。日拔�H谢了这小兄弟,心里踏实了,这下名字可以保住了。

第二天,黄吊娃又找上门来。他说,日拔�H,你想好了没有?黄金贵这个名字你到底是给还是不给?日拔�H这次腰杆硬了,说我的名字注册了,要想让我改名字,除非给我20万,否则,你一边歇着去。黄吊娃一听,愣了一下,接着就笑了,说要20万一点都不多,咱们去派出所,把你的名字改过来,我立马给你付20万。日拔�H以为这下要发财了,就跟着黄吊娃到了派出所。谁知一进去,黄吊娃和一个警察一阵叽咕,就把日拔�H给铐上了。日拔�H急了,说我来是改名字的,不是来坐监狱的,咋就把我铐了。警察说,你是不是问黄村长要20万?日拔�_说是。警察冷笑一声,说黄村长说你敲诈勒索,还是真的,胆子真大。

日拔�H被铐了一天,眼看天快黑了,肚子饿得咕咕响,实在撑不住了,央求警察说我不要名字了,20万也不要了,放我回去好不好?警察说,你说得轻巧,想回去就回去,这地方不是你家,进出那么方便啊?日拔�H绝望了,在派出所又骂起毛头小子来,说这狗东西,让我白花了一块钱不说,还犯这么大的案子。到后来,还是村长黄吊娃讲义气,当着日拔�H的面对警察癫痫对人的大脑有什么伤害说,我不告他了,只要他把名字改了,就不追究。日拔�H感激不尽,说只要快放我出去,弄啥都行。

在派出所的户籍科,当着民警的面,黄吊娃说,你就改名叫日拔�H吧,这下就名正言顺了。日拔�H说,我不能改姓啊,我爷不姓日,我爹不姓日,我干吗姓日?我还是要姓黄。黄吊娃笑着说,你权当自己是日本人吧,日本那地方,全是姓日的。日拔�_还有些骨气,说别提日本人,我爷是最恨日本人的。那一年,日军飞机撂炸弹,他老人家赶紧爬在地上,只见轰的一声,一个碌碡大的炸弹就撂在我爷旁边。我爷以为这下没命了,谁知道炸弹没有爆炸。我爷爬在那里不敢动弹,等着炸弹爆炸,可是,它就不炸,快一顿饭功夫,还是不炸。后来,是旁边看热闹的人说,快起来吧,躺在地上怪凉的,碌碡不会炸的。原来,这家伙真的扔下一个大碌碡。我爷肺都快气炸了,这不是故意戏弄人么!

民警感觉逼人改姓不合适,就说,好吧,那就姓黄吧,可得赶紧起新名字啊。可是,日拔�H又一时半会想不出合适的名字。民警不停地催他,说你到底想叫什么啊?快说。日拔�H忽然来了灵感,那就叫“什么”吧。民警说,到底是叫什么啊?日拔�H说,我说过了,就叫“什么”!民警不耐烦了,说你爱叫什么叫什么。于是,就在被涂抹了的“金贵”后面写了“什么”二字。

走在回村子的路上,黄吊娃放慢脚步,在日拔�H背后试探性地喊了一声:黄金贵!日拔�H答应了。黄吊娃伸手就给了他一个大嘴巴,说,你还叫黄金贵?你他妈哪里配得上“黄金贵”三个字?你黄见鬼吧!日拔�H!日拔�H眼冒金星,只怪自己记性不好,挨了嘴巴,于是诚惶诚恐地说,我错了,我是黄见鬼,我是黄见鬼。路上看热闹的都笑了,偷偷地说,黄金贵这名字真的不好呢,听起就像黄见鬼。后来,大家都把黄吊娃的二儿子叫黄见鬼,发展到后来,变成了活见鬼。因为这娃长大后抽大烟,脸色铁青,瘦得不像个人样子,把黄吊娃的家给败了!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wx.niqxd.com  天天故事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