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故事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诗歌大全 > 正文内容

你是怎么报警的纪实

来源:天天故事网   时间: 2021-07-09

  平土小县城只有一家刻字店—“殷记无稿刻字”。店主姓殷,三十多岁,因为擅长阴刻,再加上不太爱笑,人送外号“阴一刀”。

  这个星期天早上,阴一刀照常去店里。因为老婆前一天跟他吵了一架,赌气回了娘家,他只好带着五岁的女儿媛媛一起去店里。父女俩打闹着从街上走过,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一场灾祸正悄然来临。

  中午十一点半,阴一刀正埋头刻字,媛媛在店门口玩,突然来了一高一矮两个戴墨镜的男子,要求阴一刀照着复印件刻两枚章,一枚是交通局的公章,另一枚是一家公司的财务专用章。阴一刀说:“这是公章,按规定,你们要出示委托单位的证明。”

  这两人拿不出证明,给了一千块钱一枚的价格,要阴一刀网开一面,被他坚决拒绝了。这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,没说什么,转身走了。

  过了半个多小时,阴一刀忙完活,发现女儿不见了,哪里都找不到,正准备关了店门出去找,只见刚才的高个子出现在他面前,说:“不用找了!”说着,他把阴一刀拉进店里,把手机拿到他耳旁。阴一刀一听,女儿正在和另一个人对话—“你爸爸叫什么名字?干什么的?”“叫阴一刀,刻字的。”“糖甜不甜?”“甜。”

  阴一刀一把抓住高个子的肩,问: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高个子笑笑,小声说:“实话告诉你吧,我们正在做一桩大生意,需要刚才给你看的那俩章,必须在下午四点之前拿到。我就在这儿看着你,只要你把章刻好,十分钟之内你就能见到女儿;你要是不同意或试图报警,我只要在手机上摁两个键,你女儿不是死就是残,你掂量着办吧。”

  此时此刻,阴一刀除了服从,别无选择,只好说:“新疆哪里治疗癫痫好吧,我马上给你刻。”高个子问要多长时间,阴一刀说:“这两枚章字数要多些,你又让我这样紧张,总共要一个小时。”

  高个子说:“好,给你一个小时,我就在你旁边,不准搞小动作,否则,它没长眼。”高个子说着,掀开衣服,露出一把亮晃晃的匕首。

  “不敢不敢,我刻就是了。”阴一刀说着就开始动手做准备。他嘴上这么说,其实心里另有盘算。阴一刀生性善良正直,好打抱不平,在网上是几家打拐网站的志愿者,曾参与寻找到好几个被拐儿童,被网友称为“一刀侠”。此时的他,哪里甘心就这样毫无反抗地助纣为虐?他必须设法救女儿和自己,可来硬的他不是对手,只能给绑匪来“阴”的。

  阴一刀一边刻字,一边不时朝街上瞟,希望能找到机会。

  十多分钟后,来了个机会,卖卤肉的刘三推着三轮从门前经过了。阴一刀一反常态,跟刘三开玩笑,说:“刘三,那天我看见你抱着老婆的头,使劲朝她眼里吹气,你是不是卤水弄疼了她的眼睛啊?”刘三大笑:“想不到你也会开玩笑,我吹她眼里的沙子呢。”

  阴一刀说:“你老婆年轻漂亮,你要把她抱紧点哦,不然她跑了,听好啊,抱紧!”他把“抱紧”两字说得慢而大声,同时使眼色,希望对方能听懂他说的“抱紧”就是“报警”。可刘三没听懂他的意思,大笑说:“我每晚都把她抱得紧紧的,她跑不了,哈哈哈……”

  突然,一个尖尖的东西顶住了阴一刀的后腰窝,显然,高个子听出了他“抱紧”的意思,这是在警告他。可阴一刀不愿放弃这来之不易的机会,对刘三说:“给我称半斤好的。”刘三称好卤肉递给阴一刀,说:“十五块。”阴一刀接肉时食成都癫痫病医院—就这家靠谱指在刘三手背上用力搔了两下,同时撇嘴斜眼朝侧后使眼色,刘三好像明白什么了,问:“有事?”哪知高个子一下抓过卤肉,塞十五块钱给刘三,推他一下说:“他意思是让我给钱,你快走吧,我们忙。”

  刘三摇摇头走了,高个子恶狠狠地说:“再搞小动作,老子捅了你!”

  阴一刀不得不专心刻章,二十多分钟后,他已经刻好了一枚,高个子在纸上盖了一下,满意地点点头说:“继续!”

  又过了七八分钟,只听一声“姨父”,阴一刀一看,是他姨姐的女儿—十六岁的杨惠。他顿了顿,说:“你姨呢?还在你姥姥家不?昨天她把我欺负死了,你救救我吧。”杨惠笑着说:“我姨才让你欺负死了呢,媛媛呢?我姨叫我来看看她。”

  阴一刀说:“还知道媛媛啊,你告诉你姨,她不在家,我干活顾不了媛媛,她被人贩子卖到山里去了,叫她去报警,快去!”

  杨惠当然不信,大声说:“得了吧,媛媛真丢了你怎么不去报警,还坐在这里?”阴一刀把右手中刻刀的刀尖朝高个子轻轻指了两下,说:“你没看见我走不开吗?要不你去替我报警?快去!”阴一刀嘴里说着,同时朝杨惠递眼色。突然他一颤,感觉后背一阵剧痛,伸手一摸,皮肤被划了一道口子,他摸到了血。

  杨惠问:“姨父,你怎么了?他是谁啊?”阴一刀一时不知如何回答。高个子掏出两张百元钞票给杨惠,说:“我是你姨父刚收的徒弟,小美女,一点见面礼,以后请多关照。你姨父正教我最关键的技术呢,你先走吧。”说着,匕首尖上又加了两分力,阴一刀只好苦笑着说:“去吧去吧。”

  “谢谢!”杨惠笑着朝高个子点点头,哼癫痫病人不能吃什么着歌走了。

  高个子攥着匕首,狠狠地朝工作台的腿上一捅,捅进去半寸深又使劲抽了出来,恶狠狠地说:“我看你真想死!”阴一刀一看,不敢多想什么了,赶紧刻。

  就在第二枚章完成大半时,突然来了一个警察,他是派出所快退休的所长欧阳林宽,因为和阴一刀都喜好书法,两人成了忘年交。见到欧阳,阴一刀像见到了救星,但他知道,欧阳人老了,而自己又瘦又小,两人加在一起,也不见得是高个子的对手,何况女儿还在另一匪徒手里,他不敢贸然向欧阳挑明。

  高个子看见欧阳,先是一惊,继而听他说是来刻一枚私人印章用于书法落款的,便镇静下来,高个子靠阴一刀更近了,同时拍了拍他的后背,以示警告。

  阴一刀听欧阳说了来意,对高个子说:“警察优先,我先刻他的,你看如何?”高个子看看时间,问:“刻这私章要多长时间?”阴一刀说:“就四个字,最多十五分钟。”高个子便点点头,他巴不得赶快把这警察打发走。

  阴一刀便选了一块上等材料,直接刻了起来,全神贯注、石转刀舞,十五分钟后,他长舒一口气,说:“搞定!”他把印章吹了吹,擦干净,沾上印泥在白纸上一摁,“欧阳林宽”四个篆体白底红字,古朴遒劲。欧阳竖起大拇指,说:“又好又快,佩服!”阴一刀说:“过奖了,这阴刻是我的拿手好戏。”

  欧阳看着阴一刀,疑惑地问:“阴刻?”阴一刀肯定地点点头,说:“是的,阴刻,我还要忙活呢,再见。”说着,他把那张纸和印章往欧阳手里一塞,自顾自地忙了起来。

  欧阳又看了阴一刀一眼,转身走了。阴一刀的心跳得快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,他相小儿癫痫病最好的治疗方法信欧阳能明白他的意思。

  十分钟后,另外一枚章马上就要刻好了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,从门的一侧冒出三个身着便衣的小伙子,冲进来就把高个子摁倒在地。

  欧阳也大笑着进来了,指着被擒住的高个子,说:“哈哈哈,好你个阴刻,是不是他?”

  阴一刀说:“正是他,他们还绑架了我女儿。”他随即把情况向欧阳说明,欧阳马上打电话部署。很快,媛媛被成功解救,高个子的诈骗团伙也被一举抓获。阴一刀抱着女儿连连向警察鞠躬致谢,这时,被押在一旁的高个子问道:“你、你是怎么报警的?你不告诉我,我死不瞑目!”

  “哈哈哈—”欧阳大笑,“你当然不懂了!”

  原来,“阳刻”又称“朱文”,把文字笔画留住,其余刻去,印在纸上是白底红字。“阴刻”又称“白文”,与阳刻相反,是把不用的部分留住,让需要的笔画凹陷在内,印在纸上是红底白字。阴一刀刻的“欧阳林宽”四字本是阳刻,他偏说是阴刻,这引起了欧阳的注意;再加上欧阳刚进门就发现这高个子眼中掠过一丝惊惧,离开店后,欧阳又仔细观察了阴一刀塞给他的那张白纸,从上面“欧阳林宽”四字上,可以看出阴一刀巧妙地把红色的笔画加以变形,让空白的白色部分组成了“SOS”的字样,也就是紧急求救的信号,于是他明白了一切。

  高个子是门外汉,哪里懂这些?听完解释,他看着阴一刀,无奈地说:“你这一招真够阴啊,佩服!”

  阴一刀拍拍高个子被警察扭压得矮了一大截的肩,说:“要不人家怎么叫我‘阴一刀’呢?哈哈哈,进去后多看点书吧。记住,知识才是力量!”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wx.niqxd.com  天天故事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