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故事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伤感文章 > 正文内容

德盛汇商行(2)长篇鬼

来源:天天故事网   时间: 2021-07-09

 秦万祥醒了,坐起身子揉揉惺忪的眼睛一看,啊,是老东家王集贤!秦万祥急忙站起身抱拳一揖道:“老东家一向可好,您怎么到这儿来了?”

  王掌柜看着秦万祥心中不由得涌上一阵酸楚,不待开口两行眼泪便倏地流了下来。算来秦万祥不过刚刚三十岁出头,却胡子拉碴邋遢得像个小老头。再看秦万祥刚才躺着的地方,王掌柜问道:“万祥,在柜上时,床铺上铺着又厚又软的褥子,一根头发丝扎得你翻来覆去难以入睡,可现在躺在乱石堆上怎么睡得这样香甜?”

  秦万祥苦笑了一下说:“老东家有所不知,你想想,那时我身为德盛汇商号大掌柜,手里捏着德盛汇的前途命运,我心里装着多少事,您说我能躺在床上就呼呼大睡吗?现在,我是光棍一条,不操心不费力,不要说躺在乱石堆上,就是躺在刀尖儿上也能睡得着啊……”

  “唉……”王掌柜听了,愧悔交加,双手握住秦万祥的手说:“万祥,我错怪了你,还望你看在老朽远道而来的情面上,跟我回德盛汇吧!”

  秦万祥回到滦阳重新做了德盛汇绸缎庄大掌柜,第一件事就是向各大商号下请帖,在滦阳城最大的酒家玉鹤楼摆了盛大的酒宴,滦阳各大商号大掌柜应邀莅临。席间,秦掌柜举起酒杯躬身抱拳道:“谢谢各位大掌柜赏光,秦万祥不胜感激。德盛汇在滦阳城是个小字号,万祥年轻,对生意上见识浅薄,往后还求各位大掌柜多多关照。目下,敝商号日子不好过,敬请各位前辈伸伸手拉一把,给德盛汇一碗饭吃,秦万祥没齿难忘……”

  瑞兴永大掌柜率先站起身道:“秦老弟过谦了,在滦阳城谁敢小看老弟云南治癫痫病较好医院你!”接着又向众人道,“在座列位有人对秦掌柜可能不太熟悉,但几年前那位送还敝号一百块大洋的小祥子可是无人不晓啊!小老弟给滦阳商界树立了榜样,如今,小老弟有了难处,大家理应鼎力相助才是……”

  各大掌柜纷纷举杯,一场酒宴给德盛汇带来了转机。秦万祥苦心经营,这一年到年根儿上,德盛汇竟扭亏为盈了!

  王集贤万分高兴,那桩在他心中思谋已久的事也水到渠成——招赘秦万祥为婿。秦万祥当然掂量得出这件事的分量,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拒绝老东家的这番美意。一个“小半拉子”出身的人娶老东家的小姐,对他是多高的抬举?况且十九岁的碧云小姐花容月貌,无可挑剔,更重要的是他既做了上门女婿,实质上就成了德盛汇的继承人……

  秦掌柜与碧云小姐结婚后,夫妻恩爱,相敬如宾。秦万祥从一个“小半拉子”到大掌柜如今又名正言顺地成为德盛汇的“少东家”,身价陡涨,这使他治理商号的心劲就更高了,整个身心都投入到德盛汇的发展上。秦掌柜大显身手,事事畅达,德盛汇的生意蒸蒸日上。

  四

  那天,有几位外地的客商来德盛汇洽谈生意,秦掌柜在二仙居酒楼设宴后把客人送至客栈,又谈到深夜方才回家。

  走至家门口秦掌柜上前轻轻叩门,更夫老刘头开了门见是秦掌柜回来,连连点头:“掌柜晚安。”

  秦掌柜也点点头,便直奔后院,穿过一道花墙的小门走过短短的花径便上了后阁楼。楼上已熄了灯,想来碧云小姐此时早已入睡,秦掌柜轻手轻脚来到楼上刚想推门,便听见屋里传南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专科医院出喁喁私语。秦掌柜心想自己经常十天半月住在柜上,今夜又这样晚归,可能是妻子找了使女珠儿做伴。但仔细一听,屋里竟有男人声音!秦掌柜按捺住狂跳的心将耳朵贴在门上——原来是那个小伙计李顺……秦掌柜顿时感到头上千斤脚下无根,险些摔倒,脑袋仿佛要爆炸一般!这等耻辱岂能忍得,秦掌柜举起手来要敲门捉奸,可是,那拳头僵在半空中好久后却轻轻地落在自己的头上,此事非同小可呀!逞一时之怒必然会酿成大祸。想到这里秦掌柜便悄悄地退下楼阁,回到门口对老更夫说:“忘了一件大事,明天远方客人要起早登程,还得回客栈去,今夜我就住在客栈了……”

  几日后,秦掌柜晚上回家来,先见过岳父岳母然后便奔后阁楼。进了屋他对碧云小姐满脸堆笑地说:“这些天柜上实在太忙,脱不开身,让夫人冷冷清清苦熬长夜,心里实在过意不去。”

  碧云说:“柜上的事是大事,德盛汇的兴旺发达也是碧云的心愿。”

  秦掌柜笑笑说:“好啦,今晚不谈柜上的事。”说着搂住了碧云……

  一番轻怜蜜爱过后,秦掌柜却突然发出一声莫名的长叹:“唉——”

  碧云问道:“万祥,有什么不顺心的事?”

  “这件事,唉,不说也罢。”秦掌柜接着又是一声长叹。

  碧云觉得奇怪,连声追问。

  秦掌柜把脸紧紧地贴在夫人脸上,语气低沉地说:“想我秦万祥能有今日,多承二老厚爱,人生在世当知恩图报……可是有一桩堵心的事叫我不好开口啊,说出来怕伤了二老的心和小姐的一片郑州比较好癫痫病医院深情,本想把苦水自己吞下……现在夫人这样一再逼问,秦万祥也只好如实讲了,还望夫人莫怪万祥小肚鸡肠……唉,我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一个商号大掌柜怎么就不如小伙计李顺?”

  碧云惊得脸色煞白,双唇颤颤地说:“万祥,你,你……”

  “那晚上我全听到了……”

  碧云扑通跪倒在秦掌柜面前,呜呜咽咽地说:“万祥,我,我该死……我对不起你,你打我吧,狠狠地打我吧……”

  秦掌柜忙将碧云扶起来,轻声说:“夫人不要这样,此事万万不可声张。一旦传扬出去,叫二老脸面往哪儿搁?夫人请放宽心,此事你知我知,再就是李顺,他还能出去乱说吗?”

  听秦掌柜这么一说,碧云哭得更加凄惨:“万祥,今后做牛做马报答你的恩德……”

  “不要说这等话。”秦掌柜把碧云揽在怀里,“万祥决不会把你当做下贱之人看待。只是我心里不明白,你和李顺是怎么开始的?”

  碧云满脸羞愧抽抽噎噎地说:“现在既然你都知道了,我也只好对你说实话。父母把我许给你,我也是从心眼儿里愿意的。像你这样有本事的人我还有什么说的呢?可是,你我成婚两年来,我发觉你根本没有把我放在心上,你的一颗心全用在德盛汇的生意上了。十天半月不回家住,滦阳城里有名气的大掌柜也好、德盛汇的生意兴隆也好,对一个独守空房的女人又有什么意义?李顺从小就在我家跑腿打杂,他比我大三岁,我小时候他背我、抱我,带我到外边玩耍……我们长大后,虽然不能常在一起,可我的心里忘不了顺子哥……但我们之间像癫痫病会对人体造成哪些伤害隔着一座山,一个是大商号东家的小姐,一个是给人家踢门槛儿的穷伙计,即使相爱也无法如愿……为此,我从内心里感到非常痛苦。我虽然没有对顺子哥表明心迹,但顺子哥知道我在深深地爱着他……你我成婚后,我觉得你待我太冷淡,在寂寞的时候我就悄悄地找顺子哥。开始他不敢到阁楼上来,当他看到我伤心地流泪时,他也哭了……后来,我们便开始偷偷地幽会……这件事怪不得李顺,全错在我一个人的身上,我不该做出对不起你的事……”

  秦掌柜听了,慨叹道:“罢罢罢!此事怪不得你,也怪不得李顺,我秦万祥之过也。”

  五

  滦阳城外有一条滦江,南通大运河,水路运输颇为兴盛,时下正是春花竞放绿柳如烟的三月,不远处泊着一只乌篷客船。旁边站着德盛汇的年轻伙计李顺,李顺身旁放着两只皮箱。老船工一边吸旱烟,一边给李顺讲水上航船的规矩。老船工嘱咐他一路上要听话,说话行事不能随随便便,惹恼了龙王水族、风神和水路上的阴魂,人们就会遭殃……说得李顺毛骨悚然。两个人正谈着,德盛汇大掌柜秦万祥和夫人王碧云躬身从船篷中走出来站在铺板上。秦掌柜望着碧波荡漾的江水,远处的天光云影,心潮汹涌久久不能平静。再看一眼泪水涟涟的夫人碧云小姐,心里顿时涌上一股凄怆悲凉之感……

  五天前的那个晚上,秦万祥和夫人碧云来到老岳父老岳母的房中。他极其诚恳地对老岳父说:“万祥有一件犯难的事,请岳父大人给拿个主意。”

  “什么大事如此犯难?”老岳父深知女婿是个精明人,平常事是难不倒他的。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wx.niqxd.com  天天故事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