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故事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感日志 > 正文内容

在被美女围绕的日子里(三十九、四十、四十一)_散文网

来源:天天故事网   时间: 2021-08-28

三十九

那天,我不知道二胡在展厅里是不是见到了梁枫,也不知道他们都发生了什么事情.我回来的时候,二胡表情极其怪异.坐在床上把琴弹得嗡嗡作响,一首曲子没完便断了一根弦.

我问他怎么了.他怪模怪样地看着我似笑非笑.象是武侠里中了旁门左道暗算的侠客.

我害怕了,赶忙问三斤还有醋没有.三斤撇眼瞅了瞅说,病入膏肓,醋已经救不了他了.

听完三斤的话,我不该在最危险的情况下,扔下二胡不管.我满含内疚地对二胡说,我现在正在扎出我皮袍下藏着的小来,你一定要挺住啊.然后又求三斤说,高人,救救二胡吧,我已经准备好卖儿卖女,砸锅卖铁了.

三斤明显是了,从床上坐起来,对二胡说,看在老四的面子上,今天,我决定尽我平生所学,要士为知己者不死.( 网:www.sanwen.net )

然后,对我说,现在救二胡只需一服药,不知道你能不能弄来.

我拍了拍胸脯说,上天山采莲,爬长白挖人参,下东海取龙珠,混苗疆偷毒蛊......千难万险,在所不惜.为了配合我的英雄相惜,侠义之气,二胡开始用那缺根弦的琴弹<笑傲江湖>主题曲.

三斤神神秘秘地说:\"酒\"!然后又补充说,楼下小卖铺的就行.

妈的,又被他俩耍了.看来今天跑不了给身体补充点酒精了.

大学里,我们寝室穷开心地很,经常会找些借口开开荤,不仅仅嘴的需要,还有精神追求,诸如就地取材组织过舞会.

大二后半期的时候,大鸡和三斤迷上了跳舞,又不敢去学校组织的舞会,怕丢人.寝室里把桌椅板凳挪开了,也有点地方,于是,周甘肃兰州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末几个到我们寝室开会,我们就张罗着跳舞.大学里台灯比较多,每人都会有一盏,我把几个台灯串连起来,灯泡用从宣传部拿来的彩纸裹住,挂在寝室的几个角落,然后,我就负责不停闭合开关,很有舞灯与霓虹的效果,不过,灯泡经常烧掉.

我负责灯光,二胡负责音响.他们每次都跳得乐此不疲,后来,对面的联谊寝室也加入进来了,绿豆牙也不时拉了几个女生来,队伍壮大了.对面寝室也把台灯贡献了出来,设备充足了,我设计了两条线路,一手控制一个开关,交替闭合.竟然弄出了迪厅的效果.

他们蹦迪蹦得我每次手酸胳膊疼,楼下寝室用拖把把楼板捣得咚咚乱响.

当然,逢不上周末,我们四个就会开个和早餐一个价位的小宴会.我们称之为小搓一顿,我们的目标就是再搓再厉,长搓不懈.

那天,我们为了挽救二胡,达成协议.我和大鸡买酒,二胡和三斤买下酒菜.

酒,好买.到楼下小铺就能买到.买下酒菜菜就不容易了,要到穿过两三条街道到市去买.

等他们俩买菜的工夫,大鸡已经就着一块臭豆腐喝了半瓶小烧了.

喝完了,他把半杯白开水倒进瓶里,问我是不是和刚才一样多了.

可不敢得罪大鸡,否则他会罢买早餐,罢洗衣服......迫于他一贯叫嚣罢诸多为集体服务做义务的淫威.我什么话都没敢说.

不说也好,因为可以让二胡和三斤也高兴高兴,他俩喝完了说现在酒量越来越好了,赶上原来的两倍多了.到好几个寝室说过自己能喝,很.

四十

画展结束后,我多了一项任务就是做白静的义务保姆.

早上要打电话叫她起床,然后一起去买早餐,吃完了要把她送到教室,然后再去找自己的教室,不过,我一般把她送到教室后,就直接在她们教室上课.白静很高兴癫痫病吃了一年多药还是犯是什么原因我这样做,当然我也很高兴.白静高兴是可以不用下课了再去找我,我高兴是她们的课,我可以不用听,而且心理上没有内疚感,还有就是他们系的漂亮女生真多,当然,丑得也不少.趁着白静听课的工夫,我可以给眼球增加点额外营养,顺带着比较一下文科的丑女和理工科的区别.

当然,这是比较的一面,还有不幸的就是要陪她上晚修,上完晚修送她回寝室.

其实,陪她上自习应该是件很的事情,因为大学里的情都是在自习室里升华的.不过,我们自习的时候,却被白静要求不准和她说话,不准和别人去聊天,不准不陪着她......好多不准哦,让我想起了当年的老红军.每次看着她低头看书,理都不理我,好.

文科的学生努力学习的唯一的一门课就是外语,而且白静打算出国,所有,更要努力了.自习的时候,她唯一觉得有意义的事情就是逼我和她一起学外语,而且对此坚持不懈.

外语,特别是英语.我至今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我会用十四种说\"我爱你\",偏偏学不会这种据说很有用的学科.英文这种字,抽象地我都想象不出拉丁语系民族的祖先当年有没有形象思维.当然,我也听不懂,每次考试时候,听力录音还没开始进入正题,我基本完成了这二十个选项.

自习的时候,我看看白静,看看英语单词,蒙了!

这种义务保姆其实很麻烦,有点象传说中的,进去不进去都特别抹杀人的想象力.虽然如此,这还是男精疲力竭争取来的.唉!时代不同了,男人苦啊!

我趴在桌子上,看着窗外想象小在天空飞翔.

四十一

我上自习和上课一样,一半用来神游,一半时间用来神游的内容.因为这个毛病,所以,几年受教育结束后发现自己的想象能力特别发达.

平时我很少上课,想象力全靠和白静一起上自习时候培养的.那时候,武汉中际癫痫医院提醒您,癫痫患者外出要注意这些问题我的思维就象中了病毒的电脑,经常把互不相干的东西联系在一起,我甚至能想到英语起源于汉语.

看着白静自己学习累了,或者逼我背单词的时候,我会告诉她,其实,英语这东西完全就是汉语的地方方言.她瞪大眼睛象对待天外来客一样好奇.

为了能换取我们俩在一起自习时候的一点自主权,我会讲给她.我说,世界上几乎所有民族起源于中国,所以,他们的语言也就是汉语,只不过,因为地方差异,又年代久远,所以谁也听不懂谁的话了,各自为政,成了一种语言,就象浙江人听不懂粤语,而苏州人又听不懂温州话一样.就英语来说,完全就是来自于方言.

白静在苏州长大,所以,听到英语出自于江南方言,更加好奇,忘记了学习,逼我讲给她听.

我就随便翻开一页英语单词,指着\"many\",问她,这单词认识嘛?她打了我一拳说,去死.我说说,错.这单词不是\"去死\"的意思,是\"很多\"的意思,其实,也可以算是副词\"很\"的意思.白静就笑,继而再打我一拳,说,讨厌,那这是江南方言嘛?我得意的笑了,说,当然了,你平时经常说我\"蛮坏\",还说\"蛮喜欢我\"吧?白静翻我一眼说,别转移话题啊!我说没有啊,这里的\"蛮\"其实就是副词\"很\"的意思.发言也和\"many\"一样.

白静眼睛更大了,开始表现出了浓厚兴趣,却又装作对我的歪门邪道不屑一顾.说,这完全是巧合啊.我说有这么巧的合嘛?她说,不信,要用汉语说一句我.如果,我能用英语解释清楚,她就认输,乖乖做我女,不再逼我做什么.我说,好吧!

她大眼睛转了转说就\"吃什么\"这句吧.

\"吃什么\".是我们每天自习累了,白静去买冰激凌时问我的一句话.我估计她是准备买冰激凌了,所以,反射出这么一句俗气的话来,提前用这里了.我说,这句话也北京军海脑病医院到底怎么样太本土了吧?你能不能说点与国际接轨的语言啊?

白静撇撇嘴,得意地说,就这句.

我想了想说为了证明我的观点具有普遍性,就用这句好了.我看看白静,她已经做好幸灾乐祸的准备了.

我说,你小时候在上海过,你告诉我,这句话用上海话怎么说.白静想了想说:\"依掐撒姆是\"(音译不太标准),我说就是了,你发的第一个音\"依掐\"其实是\"eat\"的变种,几乎是一个音.而后面的\"撒姆是\"如果带上语气,其实是\"something\"的音.连起来就是\"eat something\".音同义也同!

白静满脸惊异,崇拜地看着我不停地说\"咿?!咿?!......\"象个可爱的孩子见到了新奇的玩具.

她心服口服!对我这种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,她没有免疫力.

我的解释,并没有让白静兑现刚才的,转眼就忘记了,而且变本加厉.说,她现在觉得更加应该逼我好好学习了.说我其实挺聪明的,好好学一定会大有作为.还说她舅舅在外交部,她姑妈在中国驻荷兰大使馆做参赞,让我和她一起出国.并且要我以后上自习的时候不准胡思乱想,更过分的是,要我必须每天完成八篇阅读理解,她要检查.

天啊!终于明白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了!

她不管我答应不答应,自己便替我决定了.这让我想起了一战结束后,在凡尔赛宫签订合约的中国政府.

为了补偿因自己毁约对我造成的精神损失,她说请我吃冰激凌.走到楼梯拐角的时候,她忽然快速地在我脸上亲了一口.看着她亲完后羞红着脸跑开了,我当时就忘记了刚才自己做为战胜国而接收不平等条约的郁闷了.

我还沉浸在对刚才瞬间甜蜜的回忆中呢,梁枫过来了.

首发散文网: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wx.niqxd.com  天天故事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